接永鸣回家

作者:刘俊 时间:2019年04月24日 字体:

4月11日,夜。天降噩耗,满天星斗黯然神伤,北京时间就此凝固。

4月11日,夜。江南宜宾,三江河水呜咽翻卷,北京邻居与世长辞。

永鸣兄,你不是说到老了我们还要一起玩吗,你怎么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自己先走了呢,让你的妻儿老小度日如年,让你的老伙伴们情何以堪!

12号中午,我和徐迅在首都机场等待起飞,赶赴宜宾。坐在大厅里我想,我们乘坐的是同一架次的航班,24小时前,你也曾在这个大厅里候机,那时的你是否意识到死神就近在咫尺,步步紧逼。我坐在椅子上看着长长的检票队伍,幻想着长队里能出现你的身影,对我和徐迅回眸一笑,投来那熟悉的眼神。永鸣兄,来宜宾的路上,我无时不刻不在想你,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那时的我们是何等的年轻,记得那年春天,北京刚建三环,你我骑着自行车,一路北去,看桃花红,杏花白。记得那年冬天,外面飘着鹅毛大雪,我们围炉夜话,你能将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一字不差背诵出来,让再在场的人惊叹不已。你忘情时,会手持筷子,打着节拍,和朋友一起高歌鸿雁;你愤怒时,会拍案而起,针砭时弊,直抒胸臆。你古道热肠,在朋友中有着极高的声誉;你正直良善,是我们做人处事的楷模。你是煤矿文坛的骄傲。作为作家,你不仅通过文字反映了当代矿工的现实生活,你还将煤矿文学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作为煤矿作协副主席,你不仅组织策划了诸多文学活动,你还亲力亲为,培养了一大批煤矿文学青年,为煤矿文学的繁荣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永鸣兄,陪你在宜宾度过了最后的分分秒秒,今天,咱们就要离开宜宾了。

和你的爱人,你的两个女儿,还有众多的平庄老友一起……接你回家

2019年4月14日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
分享到: 更多
下一篇:荆永鸣老师二三事[ 04-24 ]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