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创作中的情感投射

文章来源:《新华日报》 作者:徐燕 时间:2019年06月07日 字体:

艺术是情感催化出来的产品,艺术史上很多故事已经证明,具有顽强生命力的作品,一定是作者用旺盛的激情创作出来的,无论是音乐、文学,还是绘画、书法,等等。就书法而言,由于点画、线条比较抽象,表面上看仅仅是对汉字的书写,但成功的书作往往能细微地展示书写者的情感投射。

书法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。我们可以从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中感受其书写时的愉悦流畅;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中,字迹从行书逐渐转为行草,速度越来越快,作者的感情也越来越悲愤;苏轼的《黄州寒食诗帖》同样可见其情感变化。简而言之,饱含感情的书写,才具有动人心魄的力量,否则就是账房先生的机械书写。

创作时的激情如何转化为作品中可辨认的感情脉络,是很多书家都在探索的问题。现在有些书家喜欢在书写前或书写过程中大喊大叫,手舞足蹈,这些书写者可能确实有一股笔墨不足以表现、只能辅以其他手段一起展示的创作激情,这种做法无可厚非。但实际上,这套“行为艺术”,唐代草书大家张旭早就玩过了,他在创作前常大喊大叫,创作过程中甚至以头濡墨,现在人们仍然可以从他狂放不羁的作品中感知其创作时的满腔热情。但我认为,如果作品不成功,再激烈花哨的动作也是多余的,如果作品是成功的,即使不考察书写者的书写过程如何,作品本身也会说话。

书法创作尤其是草书创作必须投入充沛的创作激情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不过,书写者并不是随时可以调集激情,激情是一个逐渐蓄积的过程。怎么蓄积?平时多读帖、多临写,体会古人法帖中极细微的妙处,是一种重要途径,因为这种途径其实是一个积聚书写冲动的过程,就像文学创作中灵感的孕育,在产生强烈的书写冲动之际落笔,作品的面貌就会与平时大不相同。草书大家张旭的楷书十分精到,从流传下来的作品中可以看出,他并不是一味癫狂,他也有很安静、很用功的时候,在那些时间段里,他不仅在修炼书法的基本功,我们也可以认为他是在积聚创作狂草的激情。静极思动,精于楷书的张旭,会借着酒精的催化,激情喷薄而出、呼啸而来,写出震古烁今的狂草名作。

很多论者认为,明代徐渭书法中的情感张力不逊于张旭。徐渭留下来的草书作品很少,如果仔细考察他的行书和行草书,都能感觉其情感变化。抽象的书法能呈现如此丰富蕴藉的感情,真是了不起!

讲究笔法精到的小楷也能体现作者的情感流动吗?孙过庭在《书谱》中早就说过,王羲之写《乐毅》则情多怫郁,书《黄庭经》则怡怿虚无。这告诉我们,书写的内容不同,书写者的精神状态和情感倾注就不同。实际上,早于王羲之的钟繇,其传世小楷法帖,每一种都有不同的风姿,因时因情而异。要达到这样的境界确实非常难,但这应该是每个有志于书法事业的人追求的目标。

(作者为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)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