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的四十年”丛书,120位亲历者讲述时代巨变

文章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杨宝宝 时间:2019年01月02日 字体:

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。这40年来,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有目共睹。国家的巨变,缩小到微观层面,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,都经历了个人命运的变化。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“我的四十年”丛书。

这套书包括《四十年四十人》《四十年来家国》《亲历中国四十年》三本。据出版社介绍,丛书关注改革开放历史下的个人命运,在全球征集、遴选了40位中国人、40位海外华人和40位在中国工作、生活、创业的外国人,讲述自己与改革开放紧密相连的人生经历,书写120部真实、生动、丰富、独特的“个人史”,结集全景式展现改革开放40年。其中,不乏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、吉利集团创始人李书福、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等名人的口述史。

《我的四十年丛书》书影

樊建川1967年生于四川宜宾,是建川实业集团董事长。1990年代末,倾尽经商所得成立建川博物馆,于2005年建成全国最大的私人博物馆聚落。

樊建川现在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建川博物馆馆长。但改革开放40年中,用他的话说,自己“下过乡,当过兵,教过书,从过政,经过商”,既是亲历者,又是建设者。改革开放开始之际,樊建川22岁。那时候高考刚恢复,他用20多天拼命复习,成为改革开放后部队考入军校的第一批大学生。从西安政治学院毕业后,他当过老师,后来转业到宜宾当公务员,1991年成为宜宾市副市长,宜宾现在著名的“碎米芽菜”公司就是他执政期间创办。从副市长任上辞职,樊建川又亲自“下海”,去成都进入房地产行业,还被评选为成都市杰出市民。

“我从一个无证人员变成成都市的杰出市民,这是什么原因?是我樊建川有本事吗?不是,不是我有本事,是改革开放有本事。”樊建川回忆,改革开放之初,他们家五口人,只有一辆自行车,已经算是很富裕的家庭,“但现在呢,我女儿有台车,我女婿有台车,我妻子有台车,我自己有台车,这就是这40年的变化。其实我们一个家庭的变化,只是这个变化的一个缩影而已。”

感慨于此,樊建川一直想在建川博物馆聚落中做改革开放陈列馆,目前已经建好房子,文物也征集了十几万件,1990年代的“大哥大”、重庆“棒棒军”挑担子用的棒棒、动车上的“和谐号”布条……都成为他的珍藏。

“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四十年里面。而承载这份记忆的,留下这段时光足迹的,就是一个个小物件。每一个有意义的物件,比如第一次出国的护照、第一次办企业的营业执照、下岗证、低保证等等,我们觉得有意义的,就把它保存好,别扔了,要扔就扔给我,我这儿有个巨大的仓库,我都存起来,到时候轮流展览出来。一个时代的变迁,今天发生的事明天就变成历史了,我们每个人都应悉心保存历史,保存我们共同的记忆。”樊建川说。

美国人拉贾·马格斯维伦1974年来到中国,此后40多年来一直留在中国,目前一家人定居北京。

最初来到中国时,粮票、布票等闻所未闻的东西让马格斯维伦一头雾水,但他很快适应了在中国的生活,并怀着对中国的感情留了下来。

马格斯维伦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,学成之后,在中国科学院的计算所工作。当时中国计算机专业几乎是从零起步,马格斯维伦和几位老师一起研发了汉字输入标准,后来这个标准成了国家标准。当时很多中国人没有护照,出国极为困难,身为外国人的马格斯维伦担起了去美国学习技术、购买材料的重任,还在美国各地演讲,争取美国各公司的信任和投资。

“那时候苹果公司、IBM公司,都认为中国是个穷国,也没有大规模使用计算机的可能,不值得开拓市场。”马格斯维伦就花大量时间制作幻灯片,还在杂志上发表自己的文章向大家普及,“我当时在演讲里说道,计算机十年内会进入中国家庭。十年后果然如我所料。连手机的市场我也做过调查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二三十年后,连卖菜的人都会拿着手机,现在也实现了。”

除了本职工作,马格斯维伦在中国还有一段著名的副业,投资创立了“小护士”化妆品牌。20世纪80年代时,虽然已经开始改革开放,但中国的市场上外国商品很少,只有上海、北京极少的几家公司做化妆品。马格斯维伦无意中发现301总医院的皮肤科有一个叫做消斑灵的发明,祛斑效果良好,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。

“我当时就思考,如果能给它一个名字,给它一个品牌,给它一个经营模式,最后包装起来进行商业化运作该多好。”于是,马格斯维伦投资10万美元和301医院的王大夫、李志达等几个合伙人在深圳成立了丽斯达化妆品有限公司,“小护士”很快成为畅销全国的护肤品牌。

“我确实可以骄傲地说,我把青春岁月全部献给中国。所以现在中国变得如此富强,我非常自豪。”马格斯维伦在中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三个孩子。经历了40年的巨变,一步步看着老百姓的生活出现改善和转机,他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“这就是改革开放最关键的一点。别忘了生活是个过程而不是个目标。”

“在林林总总的研究改革开放史的成果中,除了宏大叙事的‘改革开放全史’,也需要有以‘人’为主体和主线的有血有肉、有过程、有成长、有故事、有细节的改革开放‘个人史’。不仅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无数个人的命运,而且这一个个具体的、活生生的、现实的‘人’,才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、推动者、行动者和剧作者,也是改革开放红利的受益者。”丛书主编、中央党校原校务委员、科研部主任韩庆祥教授表示,出版个人口述史的意义正在于此,“从茫茫人海中征集到的这120个人的故事,汇集到一起,可以映见无数个人命运的发展改变,映见四十年来鼓荡的时代大潮和宏伟的壮丽史篇;也可以映见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展史。”

“历史,是一个国家、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的集体经验,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,也天然是历史的书写者。”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认为,在零零总总纪念改革开放40年的出版物中,“我的四十年”丛书具有鲜明的选题特色和存史价值,“本丛书组织‘历史现场’中‘每一个人’一起来书写改革开放的历史,记录个人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,是一部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具备持久生命力的改革开放‘史记’,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。”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文章